成为碎片




夜夜夜 - []
Tags:路上 话多

 

      夜了,睡不着,大概是平时都是4:00AM才入睡的关系。因为想不到什么事情可做,今天就早早关了电脑,躺着,躺着,看书,躺着,看书,看完了,躺着,还是睡不着,就还是起来了。看的书是村上的短篇小说,最近极爱这样的叙事方式,厕上车上枕上都不离手,算是重拾阅读书本的乐趣。最近的这本叫『列克新敦的幽灵』,星期天去那个叫TL的书店买的。有一篇是『托尼瀑谷』,早先看过改编的电影,剧情演员还有拍摄的手法都喜欢的紧。又有一篇叫『第七位男士』,说的是他的好友被台风卷走的一些奇异经历。突然想到这个晚上,在岛上的这个晚上。

     这个晚上和奇异没有什么关系,很平静。那天下午骑着租来的自行车环岛,同行有很多人,熟的和不熟的,于是不方便在同一个地方呆很久。我们经过了很多个海滩,就是没有时间正常的下水,往回的时候天已经黑的,他们嚷嚷着要去吃东西,路过我们住的旅馆,另几个同事在前面的沙滩准备烤鱼。我把单车扔给另外一个同住的女孩,把背包丢在沙滩,直径冲进海里。

      水还是温暖的,浪正在慢慢变大,不好游。就是泡着,飘着。大概半个小时玩累了,回去洗澡换衣服再出来,他们下午抓来的小鱼也烤熟了几条,七八个人,填不了肚子。吃完了以后去找大排挡继续消夜,再顺着漫长的沿海小马路零散走回住处。

      这一天累的够戗,我原本想躺着就睡了,第二天起早再游泳去。和现在一样,没到那会没困意,翻出包里带的小伏特加,50ml的,太少,走出宿舍,坐到宾馆的外围墙上,对着那看不见的海。这是一个极其惬意的晚上,星星很亮,远方救生船的点点灯光,路灯忽明忽暗,海风很舒服。如果伏特加换成红酒可能会更完美,再有个能一起安静坐着的朋友。不过现在这样也已经够好了。不远处的海堤上,还有几个没睡的人在大吼大叫发神经,不碍。

   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突然很想裸泳。旁边有人自然有所顾忌。走到大堤那和他们打个了招呼,再下了海。把T恤举在手上,不想弄湿,但是浪太大了。大概走到水深齐胸的位置浪头的力量是最猛的,在岸边一点的浪花就是纸老虎了。现在闭上眼睛还能感受到那种温和的吞噬,并且期待它来得更猛烈一点,有几次呛到水了,反而更高兴,朝着海浪喊着一些幼稚的话,还莫名其妙的拳打脚踢。这种感觉有点上瘾,不知道玩了多久,有时候数着再过十个大浪头我就回去,但是十个又十个,有股越战越勇的傻劲头,似乎真的赢到了。后来后来,真的有些累了,踢水都没力气了,慢慢爬回岸边。海水似乎还没玩够,一个一个大浪又扑过来,不陪你玩了白白。掌声、啤酒、饼干。风,冷,

      当然是没有裸泳,总要留点遗憾。他们都回营的时候,我也趴趴着动不了了。

.
.

         这不是一片理想的海滩,沙子里有很多石头和贝壳,所以平时都没有什么人,这就理想了。我们走出住处两分钟就到。
.
.
      
    WJ是我在大声展那时认识的,虽然我所在的公司和现代传播关于这个展览有一点合作,但接洽的不是我,到现场的时候用名片敷衍了进去,后来他们说我们公司的人来了,我愣愣看着她不认识,她说知道我,才哈哈哈哈拿新闻稿信封。。。看见她感觉挺好,气质不像公司的人。后来她加了我MSN,我是从来不加公司人MSN的。后来有次我说周末去美术馆,她说也去,第二天我睡过头放了鸽子,结果她叫我去她家吃饭。原来她也是扭秧歌被挖过来的人之一。后来有点熟了,然后才发现她玩的这么疯,他们一伙都是很放的开的人,而且十分亲密。我有些没办法想象这样的团队关系,结果回来没一个星期,她就失踪了,这前两天我们还在一起泡脚喝酒来着,就不见了。最近在MSN看见她,她说她在大理了。我相当理解,也相当不解。她说很难,也很挺容易。我明白,我还没到那个点。总之保持联络,祝一切都好!
.
.


Posted by at 00:19:53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Comments



Add Comment